。喵嗚。

關於部落格
無節操一枚
  • 161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金色琴弦】*混亂情人節 ALL香 (中篇)





  經過校門口上演的腹黑教主之香穗驚魂記之後,謠言馬上傳遍整座學院,畢竟是在那麼醒目的校門口,又是大陣仗的人馬在校門口,讓人不看也難……至於謠言女主角,因為參加音樂比賽的關係,使她的曝光率增大不少,又因為跟五個男孩一起比賽,很多不實的謠言時常在普通科和音樂科流傳,不過也是因為她,普通科和音樂科的隔閡也漸漸消失……     


「呃……現在是什麼狀況啊?」走在星奏的走廊的香穗感覺背後有一道道熾熱光線,變成這樣,香穗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在心底大報怨一番……


"為什麼柚木前輩要這樣啦!害我不時要被龐大的柚木親衛隊擋住去路,剛剛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起我的頭髮吻了一下,他是頭殼壞去還是偽裝太久失常了嗎?為什麼要一直欺負我嘛?他不知道我已經是親衛隊的頭號大公敵了嗎?還老是這樣把我當玩具,這下可好了!龐大的親衛隊、滿天飛的流言,每個仰慕的女生不把我視為眼中釘才怪!這什麼鬼日子嘛!我受夠了啦!!"



   香穗忿忿不平的走進班級,內心的抱怨還沒抱怨完,就看見兩位好友投來異樣的眼光,心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

 「吶!香穗。我們倆都有看到喔。」美緒和直望著剛走進班級的香穗,賊賊的笑了一下
 


 「看…看到什麼?」看到異樣的兩個人,香穗不禁打個寒顫



 「當然是,有關柚木前輩阿!」美緒興奮的說 



   「沒想到,柚木前輩,好像對香穗有意思嘛。」直說



 「哪…哪裡有意思了?」



 「今天早上阿!很醒目的!事實不就擺在眼前了嘛?」直看著香穗  




 香穗拼命搖搖頭說「這種事,哪有可能會發生?」  




 香穗腦海中只閃過柚木前輩的狡猾笑容。那種人怎麼可能會對自己有意思?那種只會欺負我的人?這種事,絕對不可能發生。




「你確定?我聽到的流言可不只這樣噢?」直說。  





「真還假阿?」香穗已經看到未來一片黑暗  



美緒擔憂的看著香穗 。「而且,流言已經傳片整座學院,還越傳越離譜喔。」





「所以!老實招來吧,香穗!說!你和柚木前輩到底…」  





美緒說的很曖昧,而香穗已經完全聽不下去了,只想找個藉口,逃避兩位好友的追問。因為就算她苦口婆心的解釋,總是不被當成一回事,所以乾脆連解釋都免了。




 「我跟他真的沒有什麼啦!」「而且我還要送其他人巧克力!我先走人了。」香穗抓著紙袋,直往門口快步走去,只剩下美緒獨自一人在唱獨角戲。


「欸欸!香穗!你怎麼跑掉了啦?」美緒嘟起嘴,不滿地看著離去的香穗  



「唉-」直嘆了一口氣「全校,幾乎都知道了喔!香穗。包括,那四位男孩……」


  直她知道,在音樂比賽完結的時候,五位男孩一起奏出優美的旋律-「愛的禮讚」。而透過音樂的詮釋,他們似乎流露出對於香穗的情感,只是香穗對於這方面,似乎有點遲鈍……不過在場聆聽音樂的各位都知道,那五位男孩正用音樂對她傾訴著情意…




從拷問下逃走的香穗,緩緩的走向屋頂的樓梯,望著窗外的景色,突然看到金色的東西閃過去,因為是一下子就閃過了,所以香穗並沒有多想,便往頂樓走去。而不知道,後來會有更麻煩的事情陸續發生……




「啊--好煩人啊!什麼鬼流言啊!我快被這個給害慘了啦!!」香穗一臉欲哭無淚的望著天空大叫。望著手上紙袋裡的巧克力,嘆了一口氣,思考著這些巧克力要如何送出去才好。




「早就知道不要聽天羽的話了,因為巧克力還引發不少奇奇怪怪的流言,真的很麻煩。」



女孩忽然覺得後面似乎有什麼聲音,轉頭過去,卻沒發現有任何的人,正覺得奇怪時,頂樓的門打開了。而從門後走出來的是一位擁有天藍髮絲的男孩-月森蓮。

 


 「啊?原來是月森啊。」女孩看著剛從門後走出來的男孩,不過男孩看到女孩似乎有點吃驚。



 
 「日野?你怎麼會在這?」月森有點意外香穗會出現在這裡



 
 「我覺得這句話應該是要由我來說吧…」香穗汗顏的看著月森,想起早上校門口所發生的事,又加上在教室會被兩位"好友"用私刑拷問,所以不得已,只好逃到這裡了。



 想到這裡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月森會突然跑來屋頂,這時候不是應該要收巧克力的時候麼嘛?我記的月森他似乎討厭吃甜的東西,也討厭這個節日是吧?所以綜合以上的答案應該是……



「月森君……你應該是逃避女生們所送的情人節巧克力才會來到這裡吧?」



「嗯,算是吧。」月森簡潔回答



香穗不意外聽到月森這個回答,望了望手上紙袋裡的東西,才想起自己也有做巧克力給月森,不過,她知道,如果現在送出去,十之八九肯定被退貨。不過,因為是義理巧克力,所以月森不要的話,她也可以留著自個吃。



「不過,我手上也有手製巧克力!雖然外型不怎麼樣。」香穗不好意思的笑著




月森看著香穗手上包裝簡潔繫著藍色緞帶的巧克力,對於香穗送他巧克力也感到很意外。「原來你也有要送我,不是只有給柚木前輩…」




「啊…對啊!每個人都有,這只是普通的義理巧克力。」月森果然知道今天在校門口發生的事,不過,那麼醒目事情,讓人不知道也難。




「普通的義理…巧克力嗎?不過,我不太喜歡吃甜的東西…」月森微微皺了一下眉頭





「這個,是黑巧克力,不甜的那種。如果你不要的話,我倒是可以自己吃掉。你…要嗎?」香穗遞出包裝簡單的巧克力。




月森漸漸的走向香穗,伸手接下香穗的巧克力,緩緩道,「嗯…真的是…謝、謝、你、喔。」口氣微微改變,一步步的的接近香穗,不斷的接近。




香穗感到奇怪,月森在她的印象中,不應該是這種講話態度的吧?不過眼前的確實是月森阿!對於現在月森的行為更是不解了。她越是後退,月森就向前一步,直到,香穗碰上了身後的牆壁。只不過,類似的情形似乎有發生過……




「你…真的是月森嗎?還是你是…」香穗看著眼前的月森,即使,香穗不能後退,而月森還是緩緩的把臉湊過來,越來越靠近,弄得香穗臉上的緋紅可以跟她的髮色相互媲美。




「你,你,你要幹麻?」香穗臉紅的著急問著月森,而月森無視香穗的話還是緩緩的靠近,就在他跟香穗兩個人的距離大概五公分時,香穗心裡漸漸有了答案。

  「柚木前輩!!是你對吧?」香穗大喊,而眼前的月森也停止了動作。



 
  「 ……」月森皺了皺眉頭,看著臉紅不已的香穗。
  
  「我…」
 
  「不是柚木前輩也不是月森前輩。」
 
  此時香穗的腦袋已經一片混亂了,看著不是月森的月森不疾不徐的說,香穗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不是跟情人節相剋啊?被人稱"柚木教"的人欺負也就算了,連月森都變了樣是怎樣啦!!


  「我是…」


  「…志水」


  「啊?」香穗以為自己的聽覺有問題,而且他剛剛說的是志水對吧?那個迷迷糊糊的志水?跟這個在月森體內的志水,根本是天壤之別的吧!!!


   「我是志水。」志水又重複了一次


  「啊?啊?你…是志水??!!!」香穗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