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喵嗚。

關於部落格
無節操一枚
  • 161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家庭教師】正值櫻花飄落時。*雲春*中上

*混亂視角有,慎入

*人物扭曲有,慎入

*演化成三篇了  冏

 

 

 

 

櫻花飄落的背後,藏著一句說不出的話。

 

 

05.


「女人。」

 

「擾亂風紀者,一律咬殺!」雲雀不等小春把話說完就拿起浮萍拐,準備咬殺前面的可愛小春

 

「哈伊 ?雲……雲雀先生?!咬……殺?什麼咬─────唔!!」可憐的春兒因為不及雲雀恭彌的迅速攻擊,硬生生的被浮萍拐打到。不過,拜那拐子所賜,腦袋也似乎清醒了些。

           那拐子的滋味還真不好受。

 

           但還是不及心碎的痛。


不過!到底怎麼一回事啊!小春怎麼會突然變成雲雀先生的咬殺對象了?

 

「雲雀先生!怎麼可以隨便亂咬殺人家啦!你不知道很痛嗎?」小春鼓起小小的臉頰對著雲雀恭彌抗議一番

 

「擾亂風紀一律咬殺!」雲雀恭彌認為自己沒錯,因為他自己就是規則,沒有特例。

 

「誰管你咬不咬殺啊!先打人就是不對!難道雲雀先生沒學過法規嗎?」小春似乎想貫徹自己的想法,但不代表這個想法可以套用在委員長身上。因為他不允許,他就是並盛的帝王。

 

「哇喔!你很有膽量嘛!三浦春。竟敢在我面前直接說教?連草食動物都沒那個膽量!」三浦春,你好樣的。竟敢有女人敢直接這樣對我說,你是第一個,但也會是最後一個。

 

「誰跟你說教了啦?小春只是覺得雲雀先生打人就是不對啊!又不是吃飽閒在這裡沒事做在這裡罵你!」小春搞不懂雲雀先生為什麼一定要打人?小春我又沒做錯什麼!

 

「難道你沒吃飽無聊換上並盛制服,偷偷翻牆進並盛中學,還鬼鬼祟祟的在這裡就沒有違反校規?」雲雀恭彌用高傲的丹鳳眼看著小春,意味著小春違規在先。

 

「那那那……只是小春……想來看看這顆櫻花樹而已嘛……」小春低下頭越說越小聲,臉色也沉了下來

 

「而已?看那個草食動物拒絕你的告白地點?」雲雀冷冷的看了小春一眼,但視線很快就從小春的身上移開了

 

「咿!咿!雲雀先生你知道?!」小春訝異的看著雲雀,因為這件事應該只有自己跟阿綱先生知道才對啊


            被阿綱先生拒絕……


  雲雀沒有答話。因為他是並盛帝王,稱號不是浪得虛名。就算不是親自巡視校園,身旁的草壁也會每天報告並盛中學的狀況,有時候也會在頂樓,用那黑色眸子,冷冷傲視他最愛的並盛中學。哪裡有群聚,委員長也會現身,把那些群聚的人,一個不漏的把他們咬殺。因此,並盛中學才有這優良風紀。當然,小春被拒絕的場景,也被雲雀恭彌一一全收進眼裡。

 

        包括她被拒絕前和被拒絕後的每一個表情……

 

  不知何時,並盛中學的委員長的眼光,不再只是停留在校園,而有一小部分停留在那擁有酒紅髮絲和巧克力色眸子的開朗少女……

 

     但是,他本人還沒發現就是。

 

 


06
 

「讓雲雀先生看到小春的失態真是不好意思!」小春勉強的掛起一如往常的笑容,但小春覺得微笑這動作怎麼比做任何事情都還難。


      這個笑容笑的很虛假。雲雀看一眼馬上就知道了


「三浦春,你笑起來很醜。」雲雀很殘酷的戳破了三浦春所建立的假象


 
         小春快承受不了情緒化的自己了。
 


「雲雀先生……小春我……我……」小春的眼框早已被淚水淹沒,眼前雲雀的身影也因為淚水變的模糊


  雲雀是第一次看到那女人哭的那麼傷心,而且是常常圍繞在草食動物旁的女人。不知道是看草食動物太久而被那女人的開朗吸引,還是那抹燦爛笑容在雲雀心裡揮之不去。他,就是想要再次看到那燦爛的笑靨在她臉上重現。只是,不怎麼擅長表達……


「三浦春!以後你只能在我面前哭!」這是肯定句,根本就是命令句。高傲的雲雀會說出這種話連面前淚眼汪汪的小春也嚇到了。難道這就是所謂雲雀式的溫柔嗎?


         連雲雀恭彌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

         因為雲雀的那句話,小春徹底崩潰了。

 

聽說,那個下午。有並盛中學的學生目擊到整個過程。

 


聽說風紀委員抱住了一個正在哭泣的綠中女生,直到傍晚時分。

 

 

 


06。


「吶!吶!你有聽說了嗎?聽說委員長戀愛了喔!昨天還抱著一個貌似綠中的女生呢!」路人甲同學正站在鞋櫃面前述說著她今天聽到的駭人流言


「她不是穿著並盛中學的制服嗎?應該是並中的學生阿!」路人乙同學附和著路人甲同學


「不不不!聽說她是穿並中制服混進學校的喔!而且她還抱住委員長欸!那個沒人敢靠近的雲雀恭彌欸!」路人丙同學也跑進來參一腳


「咦?是委員長先抱住那個綠中女生的吧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路人甲同學講到一半就感覺到遠方來的殺氣,包準那是本校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風紀委員長。話還說不到一半,變馬上加快速度離開鞋櫃,進去教室。

  所謂流言,就是一傳十十傳百,眾人皆曉。尤其是八卦,在女同學間的流傳速度可是一等的快!昨天才發生的事,今天似乎就傳遍了整座校園,尤其這緋聞男主角還是並盛帝王-雲雀恭彌,那流言打死他們都不敢相信。


雲雀恭彌竟然會抱女生?我想天都要下紅雨了。


      那該死的流言──────


  雲雀恭彌正殺氣騰騰的站在校門口盯著進來的學生。因為今天的他非常不爽。就只因那個荒唐流言。

 

 『 委員長抱住那個綠中的女生欸!他應該戀愛了吧!喔喔!委員長也會有這一天啊!』

 

一但讓他發現有群聚,保證咬殺威力是平常的一百倍。保證住進醫院三個月都不會出來。


「委員長的春天終於來了嗎?」草壁很難相信這流言,但也很高興有人敢光明正大的接近那天殺的風紀委員


  草壁說的很小聲,殊不知這句話一字不漏進了雲雀恭彌的耳裡。雲雀恭彌正想拿起拐子打向草壁時,眼前出現了一個這場事件的罪魁禍首-澤田綱吉。

 
     就因為草食動物拒絕那女人,才導致今天的這場局面。


「澤田綱吉。」冷冷的嗓音讓澤田不由的害怕起來,因為這嗓音正是來自自家最強的雲守-雲雀恭彌。


「什……什麼事?雲……雲雀學長?」澤田覺得好像自己要大難臨頭了


「咬殺。」簡短的兩個字,卻足以讓澤田綱吉害怕不已。


「阿阿阿!雲雀學長!我沒有做什麼事情要讓你咬殺吧?我沒有群聚啊啊啊!」伴隨著澤田綱吉的大喊,無情的拐子仍直直落在澤田的身上。


雲雀選擇無視澤田的話,因為心中有把怒火正熊熊燃燒。


    為什麼看到那個草食動物,心中就有莫名的憤怒?因為那女人?不!這太奇怪了。


  遠方突然有陣開朗的聲音傳進雲雀與澤田耳裡,而熟識的聲音正是這次的緋聞可愛女主角-三浦春。甩動著亮麗的酒紅髮絲,眨著巧克力色的眼眸,紅撲撲的臉蛋宛如紅通通的蘋果,從人行道跑到雲雀咬殺澤田的並盛校門口。


「阿綱先生!你早啊!咦?雲雀先生!?」雖然經過情傷,但看到阿綱的小春仍開朗的向阿綱打招呼。不過,湊巧的是遇見雲雀正在咬殺阿綱

 

「小春!」阿綱發現遠方的女孩有些訝異,畢竟拒絕後實在很難恢復之前的關係,總覺得中間有疙瘩去除不了。


「雲雀先生不可以亂咬殺別人啦!」小春大喊,試圖阻止雲雀咬殺阿綱,但似乎沒什麼用處。而雲雀也只是用餘光瞄過小春,隨後又繼續咬殺澤田綱吉。因為小春還是只有來找那個傷害她的草食動物,想到這,雲雀怒氣又升了上來。


  一旁並中的學生看著這場咬殺都害怕不已,因為,委員長發飆起來是讓人不敢恭維啊!不過大家似乎也發現一件事情。那就是阻止委員長的人是那個綠中女生。

 

 

「吶吶!她是綠中的女生欸!」

「咦?難道就是那位傳說中的緋聞女主角?」

「那麼那個緋聞是真的囉?」

「那委員長一定喜歡那個女生囉?」

 


 
  因為流言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,導致幾乎整座學校都知道。所以看著風紀委員的咬殺行動,全校就知道委員長一定是因為那個綠中女孩。不過聽力強的雲雀一聽到他們的流言蜚語,便停止咬殺頭也不回的回到接待室。而那些圍觀的學生也隨著雲雀恭彌離開而一哄而散。


        因為,群聚會被咬殺啊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!!!

 

「難道!是因為我傷害小春的關係?!」阿綱喃喃自語的說:「雲雀學長對小春?!」阿綱的腦袋快接受不了他剛剛想的一切,再加上被雲雀打的那幾下,他強烈的懷疑今天不會有事才有鬼啊啊啊啊啊啊阿!!!!


「阿綱先生!你有沒有怎樣?」小春很擔心剛剛被咬殺雲雀咬殺的澤田,畢竟她也曾經被咬殺過嘛,但是小春還是很氣雲雀亂咬殺別人,念著:「雲雀先生怎麼可以亂咬殺別人啦!昨天就叫他不要亂咬殺別人了說!」


  小春扶起跌坐在地板上的阿綱,而阿綱對小春剛剛的話也疑問連連:「小春你昨天有來並盛中學?」


「哈伊?是有啦!只不過被雲雀先生咬殺罷了!吼!跟雲雀先說過不要亂咬殺別人了,他還這樣!」小春擺明對雲雀剛剛的行為非常的有意見,只不過阿綱也嚇一跳的是就雲雀今天的詭異行為。「謝謝你!小春!」


   「小春今天找我有事?」阿綱拍拍褲子上的灰塵邊問小春

   「其實今天我來是來找雲雀先生的。想要謝謝他關於昨天的事……」

   「昨天的事?」阿綱想起今早的流言,覺得或許這個流言是真的。


「嗯!怎麼沒看到獄寺先生和山本先生呢?他們不是都和你一起上學的嗎?」小春邊問邊轉移話題。


「喔喔!獄寺因為生病了在家休息,家裡還有碧洋琪在照顧他,聽說病的不輕。山本的話,因為今天有晨間的特別訓練,所以很早就到學校了!現在應該在教室了吧!」

阿綱想起昨天晚上接到獄寺打來的電話,原本是今天也要一起上學的,可能是因為發燒的關係,語無倫次的說對不起已經說了一個小時,後來才是碧洋琪帶他去休息,才得以讓他不再站在電話筒前再站一個小時的命運。

 

「原來啊!對了,時間不早了!我先回學校了喔!拜拜 !阿綱先生!」小春點點頭示意了解,而她不想讓阿綱在這個問題打轉,而找個藉口先行離開。


「喔!嗯!拜拜!小春。」而看著小春離開的背影,阿綱也覺得對小春很抱歉。因為是他,他害的她傷的遍體麟傷。而先行離開的雲雀也在接待室看到了這一幕。

 

   
     哼!那女人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很有趣。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TBC

 


其實我快寫好了  ((結局寫好,但劇情沒完結啊ˊ口ˋ

只不過因為太長而分再分中、下兩篇

為什麼每次寫都會爆數字啊!!!

等我小論文寫完應該會傳上來了

大概這幾天吧(遠望)

整個被小論文搞的快發瘋了@口@

以上!!

 

 

 

 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